天九牌下载安装:钱塘江潮水卷走3人

文章来源:日饭    发布时间: 2019年12月08日 10:25  阅读:6553  【字号:  】

爆竹声中一岁除,春风送暖入屠苏。红艳艳的灯笼高高挂起,香喷喷的年饭袭鼻而来,响亮亮的鞭炮声如雷贯耳。这中间还夹杂着大人们忙碌的身影。而小孩哈哈的笑颜,更为这‘年’增添了几分闹意。 闽南中有句俗话是这样说的:孩子爱新年,大人乱糟糟。 为什么孩子会如此钟爱新年?我想这不仅是因为新年有令人馋涎欲滴的美食可以享受,更诱人的是那大大的红包里裹着的簇新的钞票。每到新年,小孩总是可以满载而归,而对于这些钱,我们到底该如何正确使用呢? 在我看来压岁钱应该放着压岁,此压岁非彼压岁,而是将这些钱成为孩子自己的储蓄,并且从小累积,成为长大后孩子拥有的第一桶金。 对于一些孩子而言,这些压岁钱刚好可以用来满足他们的消费欲望。例如,一些女孩子或许会用这些钱去买一套自己梦寐以求的名牌衣服,好在同学面前显摆显摆;而对于有些男孩子而言,或许会用这些钱为自己的充值,成为虚拟网络世界的富人,富甲一方;还有一部分人或许会选择用这些钱跟朋友畅玩几日。把它用在所需之处,这是理所当然的,但这就是我的所需支出!他们会理直气壮的这样为自己解释。然而我们也不能说这是错的,或许这是各有所好,其实很多是目光短浅的体现。 而有些孩子则是把这些压岁钱都储存起来,日积月累,等到长大以后,成为他们的第一笔财富,而他们会将这第一桶金成为实现他们宏大追求的物质基础。例如,社会体制更为完善的发达国家——日本。日本向来以勤俭教育孩子,他们在孩子很小的时候就会灌输一种思想——除了阳光和空气是大自然的赐予,其他的一切都需靠劳动获得。因此,日本的小孩从小就有一种储存意识,这也是为何强国越强的道理啊。 比尔?#x76D6;茨的第一桶金是靠与当时世界第一强电脑公司签约赚得的,但是是由于他的母亲是这公司的董事,才可以如此顺利得到,而我们只是普通家庭的孩子,我们没有如此显赫的家世,但又有多少大学生高呼着要创业,但没有资金又谈何容易!倘若我们从小就有意识地准备我们人生的第一桶金,那到时侯我们就可以无旁碍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合理使用压岁钱,使他成为我们人生的第一桶金,让它真正发挥最大的价值。

天九牌下载安装

服装厂的商业客户是大老板,但我服装厂的股东可不要大老板做。要让经常光顾本店的老顾客当股东,但必须是朴实的百姓,我要让老百姓也体验体验当大老板的滋味,让有钱人知道:不是只有他们才能当老板。

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的特别之处,我们班的特别之处就是团结,只有团结了才会获得胜利,才能取得出色的成绩,才能战胜一切困难,才能走向胜利的终点...... 迎着美好的天气,伴随着花儿的气息,我们迎来了元旦节,在元旦节这一天,同学们的笑容像花儿一样绽放,当然,同学们喜欢元旦,元旦也是用它的开始之处去喜迎同学,同学们也用自己的精神去迎接比赛。随声一声声的哨响,我们迎来了拔河比赛,拔河比赛让人紧张得不行,我们班的女生认为我们赢不了,我们一点信心也没有,但是,我们会经过我们的努力去创造。叮-叮-该轮到我们了,那时,心情紧张得不行,管他呢,我们一定要勇敢去面对,好吧,不要想了,勇敢的去面对吧,拉住绳子,叮---开始了,那里静的无声,除了有老师和同学们的加油声,既然老师和同学们对我们的期望这么高,我们一定要成功!一,二,三,四,一,二,三,四,叮---我们赢了!这让我们大家开心得不得了,并且我们班男女生拔河全赢了! 从中我体会到每个班级都有自己班级的特色,也有每个班级的特别之处,只有团结才能成功,才会取得胜利,才能走向胜利的终点,才能战胜一切困难,我体会到了一句话‘‘团结就是力量’’!

叮铃铃,放学的音乐铃声响起,同学们像出笼的小鸟一样开心极了。有说有笑的向楼下走去,我们排好了整齐的队伍走出了校门。

在我身边就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年轻小伙儿正慢悠悠的骑着自行车准备转弯看见一个老大爷冲过来,小伙儿立马就停住了。前方的老大爷却也立马倒在地上,老大爷大声道:哎。。。。。。呀!撞人了!撞人了!我这把老骨头呀,你这小伙要负责呀!。。。立马路人扎成了堆儿,大家对小伙儿说三道四的,小伙儿不知所措急忙解释:他。。。他,我。。我没撞他,是他自己倒的哎。。。哟小伙子,你看把我撞得老远老人急忙说道。这下小伙儿说啥也没用,小伙儿蹲在地上欲哭无泪,最终给过钱后人才散。

鲁滨逊不怕困难,乐观向上的精神使我们佩服得五体投地,使大家都为之震撼。我们也应该像鲁滨逊一样有志气,有毅力,爱劳动,用自己的双手创造财富,创造奇迹,取得最后得胜利,成为一个有用的人!读了《鲁滨逊漂流记》之后,我真是受益匪浅啊!

因此,我们首先应做一个堂堂正正的人,一个懂礼仪的谦谦君子,然后才是成人成才。不能做一部单纯掌握知识的机器,而是成为一个和谐发展的人。礼仪就是我们素质的前沿,拥有礼仪,那我们就拥有了世界上最为宝贵的财富。




(责任编辑:南宫小夏)